木木安会魔法

| ᐕ)⁾⁾ 大家好这里木木安/君晚

是个破写文破画画的

̊cp杂食,但安雷洁癖

emmmmm吃的很杂,慎fo

偶尔发发神经然后过会儿删,是个长期欠文拖坑的时常掉粉的没人气渣渣

| ᐕ)⁾⁾ 我会把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提交出来,会填坑的!!!欢迎聊天!!

(。’▽’。)♡遇见你们是我生命里最美好的奇迹

禁语

*梗来源于网络

 

*cp安雷

 

*ooc高度预警

 

*我要放大招嘿哈嘿哈(被拖出去打)

 

 

 

每个人生来手臂上带着一句话,说出这句话就会死。当这句话是由别人诱导着说出来的时候,你失去生命随风消散,别人就会获得两次生命。自己是看不到自己手上的话的,别人告诉你这句话的时候你也听不到这句话,写出来的也看不见。

 

每天都有人在诱导别人说出手臂上的那句话。

 

 

 

 

雷狮很想看安迷修手上的那句话,很想看很想看。

 

那碍事的绷带雷狮看一次就不爽一次。

 

关键是安迷修看得见自己手臂上的字,但自己却看不见他的。

 

万一他哪一天起了坏心眼怎么办啊。

 

于是雷狮已经连续第八天去找安迷修了。

 

“你给我念一下我手臂上的字呗。”

 

“念了你又听不见。”

 

“又没关系,念一下嘛。”

 

“……”

 

“你念了吗?”

 

“嗯。”

 

“再念一遍。”

 

“……”

 

雷狮表示眼前的安迷修的表情让他有点惊讶。不仅仅是因为今天的安迷修没有反驳自己或是怎么样,他眼底流连的温柔是雷狮从来没有看过的。

 

“那给我看看你手臂上的字?”

 

安迷修脸上的表情凝固了,但雷狮还是捕捉到了他眼底刹那间的悲伤。

 

“……抱歉,不行。”

 

 

 

 

 

安迷修知道自己手臂上的话是什么,很早就知道。

 

每次陪艾比小姐看情感类肥皂剧或者是电影,最后男女主角相互的告白他总是听不见,字幕上本该有的那几个字也模糊不清。

 

既然是恋爱主题,那不用多想就可以知道那句话是什么。

 



我喜欢你。

 



老天爷还真是宠爱我啊。

 

可是当安迷修听见雷狮又气吼吼地来找自己的时候,也会突然笑笑。

 

也许自己一辈子都不需要说出这四个字。

 

一边陪雷狮吵吵闹闹,一边过着骑士的生活。

 

其实还挺好。

 

如果可以的话,就这样一辈子好了。

 

 

 

 

但这是凹凸大赛。

 

 

 

 

当安迷修在自己面前倒下的时候,雷狮有点猝不及防。

 

涌出的鲜红的血液染透了那件白衬衫,那件被雷狮吐槽过像是从来没有换过的白衬衫。

 

“你怎么老是穿白色的衬衫啊,没有别的颜色的吗。”

 

“没有……”

 

 



“雷狮你怎么又受伤了啊,老是出去打架,该怎么说你好……”

 

“……不用你管。”

 

“下次你打架如果打不过了记得叫我啊,我去保护你。”

 

“谁要你保护啊。”

 

 

 

 

我向来不需要你的保护

 

为什么你要挡在我的面前。

 

 

 

 

周围现在很安静,安静得可怕。

 

“雷狮,之前你不是一直想看我手臂上的字吗。”

 

“……”

 

雷狮的心跳在安迷修解开绷带的那一刻骤然漏了一拍。

 

“喂你现在想干什么……”

 

“我再不说可能来不及了……”

 

“我靠你给我闭嘴啊!伤这么重说什么啊!要好好休息啊!

 

“你等等我去叫个球来给你治疗一下!”

 

 

“雷狮……”

 

“不要说啊混蛋安迷修你能听懂我的话吗!!”

 

 

 

我喜欢你。”

 

 

 



世间再无骑士。

 

雷狮看见安迷修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消散,散入空气中,散入这万丈星空。

 

【参赛者安迷修,确认死亡】

 

机械的声音响起:

 

“恭喜参赛者雷狮获得第二条命!”

 

“……啧。”雷狮狠狠地把拳头砸在身旁的地上。

 

我还不知道我手臂上的话是什么。

 

我不想知道你手臂上的话是什么。

 

“我想保护你啊……”


雷狮低着头很久很久,以至于他猛然抬头时被眼前骤然出现的红色感叹号惊了一下。

 

 



【参赛者雷狮失去一条性命】




 

啊……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当时那个混蛋骑士露出那种温柔的表情。

 

雷狮站了起来,望向天空。

 

“安迷修,混蛋骑士,你给我听好了。”

 

 

 

我想保护你。”

 

 

 


【参赛者雷狮,确认死亡】

 


FIN.


玩偶服

*cp安雷


*学校paro


*欧欧西欧欧西


*寝室分布:101寝室{嘉德罗斯,格瑞,银爵,雷狮},102寝室{安迷修,佩利,帕洛斯,卡米尔}(今天的安迷修也毫无违和感地混进了雷狮海盗团【划掉。)


2月1日


安迷修这几天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一直都没有来上课。偶尔半夜突然醒来的卡米尔会在半梦半醒中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那个身影在佩利震天响的呼噜声中穿梭自如,悄悄地爬到安迷修的床上,然后就没有了动静。但当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安迷修的床上又空无人影。


尽管很好奇,但卡米尔还是很听雷狮的话,在每次上课老师点名的时候悄悄地帮安迷修喊一声。


卡米尔觉得大哥一定知道安迷修去哪里了。


2月10日


“安迷修今天又没有来啊。”


“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喂喂你别瞎说啊。”


卡米尔默默听着那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发言。


“大哥,那个安迷修好像好久没有来上课了。”


雷狮把原本停留在安迷修空桌上的目光收回来,沉默了一会儿,


“……关我屁事。”


可雷狮真的不知道安迷修干什么去了。


2月12日


雷狮晚上出去吃烤串的时候,看见街上有人穿着玩偶服在卖花和巧克力。


……情人节快到了啊。


这种散发着粉红色泡泡的节日跟我有什么关系。


于是雷狮大踏步走向烧烤摊。


很凑巧的是,烧烤摊旁边就有个穿着玩偶服的在卖花。


去哪里卖花不好,非要在烧烤摊旁边卖。


没看见撸串的都是单身大汉子?


“我说,你这样是没用的,卖花也不能在这里卖。”


玩偶转过来,似乎是被他的话吸引了兴趣。


“这里是烧烤摊,不是那些秀恩爱叽叽歪歪的人待的地方。你在这里根本等不到什么生意。”


玩偶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就掏出了一块板子,用笔在上面写写写。


[我在等人。]


“……女朋友?”


[快了,不过不是女朋友。]


“……嘁。”雷狮灌下一大口啤酒。


[冬天喝冰啤酒对身体不好。]


“不用你管。”


[……]


于是雷狮在冷风中继续坚持着喝啤酒。


空的啤酒瓶越来越多。


“……你追的那个人,长得怎么样?”


……是太无聊了所以找人唠嗑吗。


[有虎牙,长得还不赖,就是脾气不是太好。]


“……脾气不太好……”


[嗯。要随时哄的那种,还动不动就喜欢找我打架,还会嫌我唠叨。]


“噗……你这女朋友很有个性啊。”


[你呢?]


“什么?”


[你喜欢的人呢?]


“我喜欢的人啊……”


也许是啤酒喝得有点多了,雷狮现在说话有点口齿不清。

我喜欢的那个人,这几天死哪里去了都不知道。


“平时每天听他在那边讲他所谓的什么道,唠叨地不行,简直就是个中二病。


“这几天没他,耳根子还挺清净的。他应该是去找哪个女孩子了吧,嘁。”


[……]


玩偶面对雷狮奇怪的话语并没有觉得意外。


“……行了,我也该回去了。”雷狮起身,付了烧烤钱。


“祝你表白成功。”


雷狮不知道的是,在他离开之后,玩偶看着他的背影,轻轻地说了一句:


“一定。”


2月13日


今天安迷修仍然没有来。


雷狮也一如既往地出去撸串串。


“可是你为什么要穿玩偶服?”


[想要制造惊喜,也不想被认出来。]


“噗……”


[你别笑,我这几天穿着玩偶服去卖花,就是为了攒钱买礼物。]


“哈哈哈那你还真是有心。”


当雷狮吃烧烤或者喝啤酒的时候,玩偶就默默地卖着花,或者就静静地站在那边看着雷狮大快朵颐。


“你别站着啊,来,一起吃。”


[不用了,谢谢。我再卖一会儿。]


“我天你是要给你女朋友买什么礼物,你是把她看得多重要……”


玩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地写下来。


[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


[我知道我如果和那个人在一起了,会面对很多困难。]


[可是我不会畏惧。我会和那个人一起携手共创未来。]


[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


“我走了。”


“明天,要加油啊。”


*梗:我喜欢你因为乌鸦像写字台


2月14日


安迷修还是没有来。


看见一个个送巧克力送花的,雷狮毫不犹豫地把巧克力全塞到卡米尔桌上。


“……唔谢谢大哥!”卡米尔嘴里塞满了巧克力。


“哎安迷修怎么还没有来啊……”一个想给亲手安迷修送巧克力的女生轻声抱怨。


雷狮把目光投向安迷修桌上堆积如山的巧克力,依然是很轻地说,


“……关我屁事。”


晚上溜出去的时候,很惊奇地发现那个玩偶站在自己原先出现的地方。


“兄弟你表白成功了吗?”


那个玩偶不说话,做个手势示意雷狮跟他走。


“还要我配合?看在你这几天陪我聊天的份上我就去凑个热闹好了。”


这是一个热闹的街市,每家店铺都点起了暖黄的灯。街上一对对的都是牵手、拥抱、热吻的情侣。


雷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跟着,但仿佛就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他。


在一个人流稀少但是灯光依然很暧昧的地方,玩偶停下了脚步。


雷狮也随即停下。


穿着玩偶服的那个人转过来,面对着他,递给他一束花。


雷狮面带懵逼接受。


直到看见那个穿着玩偶服的人脱下头套。


“雷狮。”


“我喜欢你。”


“和我在一起吧。”


人流依然没有间断,店铺透出来的暖黄灯光将这暧昧的气氛渲染地淋漓尽致。


眼前的人呼出来的白雾在空气中缓缓消散,世界上的所有声音在此刻全部消失殆尽,只剩下自己胸腔里那震耳欲聋的心跳声、没有规律的呼吸声,和眼前消失很久的人的话语。


他们两个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很久很久。


两个人的眼里都有着世界上最好看的璀璨星空,深不可测。


时间在那一刻定格,记下这两个可以让天使动容的人的互相注视的历史性时刻。


尽管其中一个穿着在对方看来很傻很傻的玩偶服。


FIN.


彩蛋①


雷狮:所以说你那打算送给我的礼物是什么?


安迷修:我啊。


雷狮:捶你胸口。


彩蛋②


雷狮:所以你打算送给我的礼物是什么?


安迷修:我拿钱去买小马宝莉抱枕了。


雷狮:捶你胸口。


彩蛋③


雷狮:所以你打算送我的礼物是什么?


安迷修:(突然掏出戒指:上面雕刻了船)这是给你的。


雷狮:(盯着安迷修手上配套的戒指:上面雕刻了马)


雷狮:捶你胸口。


*这个梗是超级喜欢的甘木的 @叫什么不重要! 

*cp瑞金

 

*丧病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第一次交稿略紧张prprpr……

 

*欧欧西预警请战斗人员迅速做好准备

*最后一步: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00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在这个美好的天气,毫无征兆地,格瑞对金说,

 

“金,我们同居吧。”

 

……

 

金:???

 

哦好像要下雨了呢。

 

01

 

不知道什么原因凯莉忽然就对格瑞提出想让瑞金同居的想法,美其名曰增进感情。

 

想想也是,都和金交往那么久了,手也不见得牵几次,更不用说啵啵嘴了。

 

可直觉与理智告诉他不要相信凯莉。

 

“不用,谢谢。”

 

“房间我可以提供,不过家具要你们自己买,水电费自己付。”

 

“……”

 

“哎呀你怎么还是不相信我啊?好吧好吧,那算了,不过如果金突然被哪个小迷妹给勾搭走了我可是不会帮你的,也不会负任何责任。”

 

格瑞突然想起了那个红色头发呆毛比腿长的小女生整天在金的教室门口晃来晃去的场景,以及金的那句丹尼尔听了都想流泪的话:“格瑞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那个笨蛋就算是和我交往了还是把我叫做朋友,看他那副天然呆的样子哪天被拐走了都不知道。

 

想起表白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金一直对给他发朋友卡,让他不止一次鼓起的勇气轰然崩塌,还得了一种“只要听见金说朋友就会吐奶”的病。

 

这该死的朋友。

 

直觉弯了,理智被烈斩劈了。

 

凯莉转过头,佯装要离开,没走几步就听见后面传来了格瑞低低的声音。

 

“成交。”

 

干都干了我就不信你还会叫我朋友?

 

凯莉:计划通.jpg

 

“你不会无缘无故地这样做吧。说,想要什么。”

 

“可以装摄像头吗?”

 

“……”

 

最后以瑞金不得在凯莉面前疯狂撒狗粮敲定。

 

……

 

天知道格瑞哪里来的奇妙速度,几分钟内搞定金,两天内搞定家具,几天后顺利入住。

 

这个节奏有点可怕,不过对于格瑞来说这算不了什么。

 

他是电他是光他是唯一的神话他是superstar。

 

据格瑞本人讲述,其实家具可以在一天之内全部挑完的,但是他们却足足花了两天时间。

 

用安迷修的马都可以知道那个拖了他一整天的家具是什么。(安迷修:???)

 

床。

 

选购的时候格瑞是花了百般仔细,而凯莉也在旁边认真地出谋划策。

 

然后意见出现了分歧。

 

凯莉看着眼前的[法兰西玫瑰]法式风格皇家尊享一级K9水晶拉扣1.8米玫瑰雕花描金真皮床,停下了脚步。

 

一看这中二的的价格就知道便宜不到哪里去,可是管他呢又不是我买。

 

“网上对这个床的评价全部都是五星级好评,说看上去很大气,质量也很好。”

 

“据说挺结实的。”

 

最后一句凯莉特地压低了声音。

 

格瑞没有在意凯莉的话语,伸出手去按了一下床。

 

“床垫是挺软,躺着也的确挺舒服。

 

“但我还是觉得不够结实。”

 

惊!凯莉大佬差点跪下原因竟是这个……

 

是是是您精力旺盛,您年纪轻体力好。

 

社会我瑞哥,年轻又善*。

 

您继续,您继续。

 

于是又开始了新一轮奔波。每场奔波总会有目的地。

 

“……别告诉我你看上了这张木床……”

 

“对,美式古典皇室御用款桃花芯木雕花床。”格瑞很平静,面对凯莉一副“见了鬼了”的样子,低声地说,

 

“网上说了,木床,结实。这是我找到的最结实的了。”

 

……

 

(身后突然展出翅膀浑身散发光芒的)凯莉:金,你以后的生活会很幸福的。祝你好运。

 

金:不知道为什么凯莉之后的几天一直没有跟我再说过话。我做错什么了吗?

 

……

 

格瑞面对以仇恨的目光看着他的凯莉,转过头去,顺便摸了一下金的头。

 

“格瑞?我头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没什么,回家吧。”

 

“话说今天好累啊,回去我一定要快速洗洗睡。”

 

“……我也是。”

 

 

FIN.

 

彩蛋:

【凹凸校园吧】

 

标题:直播两个发小深夜做不可告人的事情

 

【楼主】星月魔女

如题,机智的我悄悄在给那对发小提供的房间里安置了摄像头,晚上准时开播!

 

1L 我不是猴哥

还有这种操作?

 

2L 白天不懂夜的黑

……

 

3L 不羁的拖把

刺激刺激,这很大佬。

 

4L 我的头发一直都是紫的没有穿模

……

 

……

 

233L 【楼主】星月魔女

时间差不多了,开摄像头!

 

234L

赶上直播,刺激刺激。

 

235L

前排出售西瓜矿泉水饮料餐巾纸。

 

236L【楼主】星月魔女

 

??为什么摄像头黑屏了??坏了吗??这不可能??

 

237L

翻车现场

 

238L

差评

 

239L

差评+1

 

……

 

666L 【大神】烈斩

分享链接:如何查看房间内有没有摄像头

分享链接:如何快速销毁摄像头

一觉醒来发现我和别人互换身体了怎么办【03—05】

*cp:安雷,瑞金

 

*极度丧病慎入

 

*ooc高度预警

 

*校园paro

 

*寝室分布:101寝室{嘉德罗斯,格瑞,银爵,雷狮}102寝室{安迷修,卡米尔,帕洛斯,佩利}123寝室{金,紫堂,XX,XX}

 

*今天的安迷修也毫无违和感地混进了雷狮海盗团里(笑。

 

*不要问我雷德在哪里(笑。当然是在我心里(被拖出去打。

*上一篇走这里: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别人互换身体了怎么办【01—02】 ( ・_・)感谢老福特让我学会超链接



03

 

雷狮其实很早就醒了,只是他不说。

 

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小马宝莉的抱枕这个暂且不提,连床单和被子都变成了小马的图案。

 

这也太tm诡异了。

 

到底是谁会对马有如此的执着与疯狂?

 

安迷修。

 

雷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所以他半夜来到我的寝室把我的床单和被子都换成了小马还硬塞给我一个抱枕?寝室晚上不是有穿背心和裤衩子的阿公巡逻吗他是怎么进来的?(重点错。

 

雷狮需要清醒。他决定去洗把脸之后找安迷修算账。

 

一边思索着如何给安迷修一个暴击,雷狮一边打开水龙头,泼一把水在脸上,再慢慢地抬头。

 

然后时间就凝固了。

 

据同寝室人卡米尔报道,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安迷修这种把头直接伸到水缸里的疯狂模样。

 

用“捅”来说完全不为过,既快、又准、还狠。

这么刺激的操作在卡米尔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下一秒就看见安迷修穿着睡衣跑出去了。

 

等等,那个方向是……

 

101寝室??

 

【凹凸学院吧】

 

标题:惊!一位爱马室友早起照镜子后突然疯狂,穿着睡衣就跑到101寝室,原因竟是这个……

【楼主】不羁的拖把

别人看了会沉默,佩利看了会咬人。

 

1L 狂犬

你个拖把头我招你惹你了?

 

2L 【大神】星月魔女

dd

 

*后记

雷狮:当时太着急了没有看到海盗团的小伙伴们。

 

其实就是我懒。

 

04

 

(注:以下为嘉德罗斯视角)

 

嘉德罗斯现在很懵逼,但仍然坚持以俯视的姿态看着这热闹的寝室。

 

金和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来了,而且安迷修一过来就揪着雷狮的领子吵。金进来的时候一脸冷漠,倒是格瑞看见金走进来就很高兴地扑了过去。

 

这是什么新操作。

 

“吵死了!渣渣!”不知道是第几次吼了,也许是他们吵累了,终于有了片刻的安静。

 

面对眼前互相瞪来瞪去的雷狮和安迷修,以及被金轻轻推开的笑嘻嘻的格瑞,嘉德罗斯表示这信息量太大我一时有点接受不了。

 

……

 

“总而言之,现在的安迷修是雷狮,雷狮是安迷修。金是我,我是金。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就是双方的外表互相换了一下。”

 

“你说什么。”

 

凹凸学院的第一名现在有点崩溃。

 

嘉德罗斯:我才九岁,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么多。

 

银爵:我也很无奈,一大早醒来就看见这个。

 

嘉德罗斯:你什么时候来的??

 

银爵:我一直都在。

 

 

05

 

(注:以下名称均为他们自己本人,不是外表)

 

今天格瑞其实不是很想看见金。

 

每次看见金在用自己的皮囊笑嘻嘻的就仿佛回到了以前自带表情包以及被小星星支配的时代。

 

今天雷狮也不是很想看见安迷修。

 

他无法想象安迷修以自己的外表去坐旋转木马。

 

于是他们集体窝在101寝室开始想办法。

 

安迷修:“我觉得是我们几个都犯了什么错才变成这样的。”

 

雷狮:“你能不能别顶着我的外表发表观点。”

 

安迷修:“???”

 

金:“类似于遭天谴?”

 

格瑞:“……”

 

银爵:“你们不该先回想一下昨天晚上都干了什么吗。”

 

金:“哎你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银爵:“……”

 

格瑞:“昨天晚上我在图书馆看书,在回来的路上碰到金,就顺路一起回寝室了。”

 

金:“嗯……昨天晚上和紫堂一起去吃夜宵,吃完就碰见了格瑞,紫堂说他先走了,所以我就和格瑞一起回寝室啦。”

 

雷狮:“昨天晚上溜到外面去吃烧烤,看见安迷修就拉着他一起吃了点,然后又溜回去了。”

 

安迷修:“我只是想出去买支笔。”

 

雷狮:“哦对了,回去的路上也碰见了紫堂。”

 

……

 

十分钟后,四个人一起踹开了123寝室的大门(准确地来说只有雷狮)。

 

然后看见了紫堂惊恐的双眼。

 

紫堂:???

 

TBC.

 

*后记:雷狮:“笔不是小卖部里有吗为什么要出去买?”

      卡米尔:“那天晚上安迷修问了我们老大您干吗去了之后就跑出去了。”

      帕洛斯:“当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他大概是路过101寝室的时候看您不在吧。”

      安迷修:“海盗团都这么吵的吗。”

      佩利:“???”

 

 

 

 

*一发完结是我太年轻qwqqq

一觉醒来发现我和别人互换身体了怎么办【01—02】

*cp:瑞金,安雷

*极度丧病慎入 

*ooc高度预警

 

*校园paro

 

*下一篇走这里:一觉醒来发现我和别人互换身体了怎么办【03—05】

01

 

其实紫堂幻很早就醒了,只是他不说。

 

准确地来讲,是不敢说。

 

鬼知道他上个厕所都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金直愣愣地站在镜子前面,以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镜子里那个金发蓝瞳的人,再戳了戳自己的脸颊,顺带捏了捏。

 

然后就低下头用右手捂住脸轻声“啧”了一下。

 

这倒没什么。紫堂幻还是抗击得住金偶尔奇怪的举动(比如说睡前突然唱歌,第二天醒来看见金盯着自己看,经历了沉默的五分钟后只见他笑嘻嘻地说“早上好”)。

 

正当紫堂幻松一口气准备进去上厕所时,他看见金的耳根子红了。

 

哦这该死的视力。

 

【凹凸学院吧】

 

标题:十万火急!!

 

【楼主】我的头发一直都是紫的

如题!!早上醒来发现我的舍友在照镜子,捏完自己脸后突然捂脸,我还纳闷是怎么回事发现他脸红了!!现在我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1L

233333333333

 

2L

233333333333

 

3L

233333333333

 

帖子内清一色的233333333333让紫堂幻有点想哭。

 

什么人间有真情,什么人间有真爱。

 

这是凹凸学院,激发你生存的渴望。这是凹凸学院,燃烧你奋斗的梦想。

 

听,紫堂幻哭泣的声音。

 

濒临绝望的紫堂幻抱着最后的希望再次刷新了贴吧,没想到刷出来一个新的帖子。

 

标题:我变成了恶党,怎么办??

 

【楼主】捶你胸口

如题。

 

 

02

 

安迷修觉得很不对劲。

 

不,是非常不对劲。

 

绝对不是因为睡觉的时候抱着的小马宝莉的抱枕不翼而飞,更不是因为被子和床单上的图案由小马变成了小船。

 

为什么觉得不对劲?

 

身为骑士的直觉告诉他。

 

安迷修决定起身探个究竟,刚刚支起胳膊肘决定帅气地坐起时似乎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绊住,又狠狠地砸在了床上。

 

……哦被头巾绊住了啊……

 

……

 

骑士没有头巾。

 

安迷修当机立断地坐直(当然这次很机智地避开了头巾),开始对自己反复打量了起来。

 

这小船睡衣还真蠢。别的不说,谁给我戴了这么没品位的头巾?

 

……话说这头巾好像在哪里见过……

 

等等,这好像是那个恶党的头巾?

 

所以他来到了我的宿舍还把这么没品位的头巾系在我的头上?晚上不是有穿背心和裤衩子的寝室阿公巡逻吗他是怎么进来的?(重点错。

 

不行要去找恶党问个明白。

 

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唉,雷狮,你怎么在这里?”

 

格瑞怕不是疯了吧,他什么时候在我们面前笑过?还有这种语气是什么鬼?话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等等。

 

“格瑞,你刚刚叫我什么?”

 

“雷狮啊……可是你为什么要叫我格瑞?我是金啊?”

 

安迷修自动忽略那个名字后面的几句话,一股不安涌上他的心头。他飞速下床跑到卫生间,往镜子里看。

 

妈的雷狮。

 

安迷修忽然记起师傅曾经告诉他的:骑士有时也不能光靠自己的力量去单打独斗,群众的力量也是很重要的。

 

于是他拿起了雷狮的手机。

 

输密码啊……雷狮生日吧。0——4——1——0……

 

开锁的咔哒声让那个骑士开心到想要哭泣。

 

然后是贴吧……凹凸学院吧……打开发帖……

 

怎么是恶党的账号……算了算了,时间紧迫不跟他计较(雷狮:???)。

 

赶紧发帖。

 

标题:我变成了恶党,怎么办?

 

【楼主】捶你胸口

如题。

 

哦这么快就有新的回复了??果然凹凸学院还是存在温暖的。

 

1L 想吃蛋糕

……大哥?

 

2L 狂犬

……老大你没事吧?是不是被盗号了?要不要我去把盗号的人给打了?

 

3L 不羁的拖把

楼上这只狗可闭嘴吧。

 

{紫堂呵呵.jpg}

 

安迷修叹了口气,抬起头。

 

正对上那位九岁孩童纯真无邪的目光。

 

这世界真是美好。

 

 

 

 

TBC.

 

www本来打算一发完结结果时间有点晚来不及qwq

【快新】【当世界变得不可爱】

*放飞自我第三季

*已经放飞到语无伦次地颤抖

*这篇主要是对上次末尾的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留那个结尾emmm≈衔接?

*真的很快会回到正轨的(有正轨吗)心虚

Chapter 3

黑羽快斗不高兴。

黑羽快斗很不高兴。

黑羽快斗不高兴到忘记了为什么很不高兴。

黑羽快斗很不高兴到想去炖鱼冷静冷静。

现在看着侦探打电话时代表着嘴角的那根弧线弧度始终向上弯曲,就很不高兴。大白牙在眼前bling bling晃眼。

虽然长了一张因为和我极为相似所以很帅的脸但还是很白痴。

白痴侦探。

白痴白痴白痴。

在黑羽快斗深情的注视下,新一终于挂断了电话。

“……我说你以一副怨妇的表情盯我盯了很久了,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看看你手机里我的备注是什么。”

……

卧槽?

黑羽快斗:我说了什么?我一定是在梦里哦请不要把我唤醒。

工藤新一:……

“你为了这件事以那种……呃……怨念的表情看着我看了那么久?”

“对,新一,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吗?”黑羽快斗忽然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这关系到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代表着我和你的关系,甚至影响到你能否在我家继续住下去……”

眼前的手机屏幕有点晃眼。

【臭屁小偷】

其实拿着手机屏幕的小黑线也挺晃眼的。

“工藤新一我对你那么好你给我的备注就是这个玩意儿?小偷不提没关系,你给我解释一下臭屁这个意思好不好?”

“看不出来你哪里对我好。”

“那我们两个至少有这么久的交情了,有了我你的时间才不会那么空虚……”emmmm被球瞪了呢,“我给你制造出了不少案件吧?你难道看见我的预告函没有一点点即将面对我的兴奋感?”

“没有。”

嘁。

“那你那里出了什么事我还是很好心的把你收留了吧?要不是我你还能站在这里好好说话?估计早倒在兰小姐的空手道下了吧?”

黑羽快斗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很高兴,以至于没有看到那一瞬间侦探眼底闪过的狡黠的光影。

“那你呢?你给我的备注是什么?”

“……没什么……喂不要去拿我手机!”

仗着目前的体型优势,黑羽快斗还是很迅速地把手机抢到手中,冲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几何体组合笑一笑。

黑羽快斗在几秒钟后就会后悔为什么没有迅速改备注而是对那个人笑。

那是令生命为之震撼的笑。

他手上的手机很及时地响了。

【来电显示:球】

……

那天的午饭和晚饭全部都是鱼呢。

TBC.

【快新】【当世界变得不可爱】

*依旧放飞自我地无法想象

*ooc预警+1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本段新一仍然是缩水版食用时请注意

*食用前请先观赏Chapter1(◦˙▽˙◦)链接弄来弄去老是不会蓝所以麻烦去戳主页谢谢(●'◡'●)ノ❤

Chapter  2

“……你没病吧自己有手有脚让我帮你换?”

“我如果没病我还会说这种话?”

侦探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眼前净身高174cm的大男孩,觉得他刚刚说的话似乎不无道理。

“难道你看我就没有什么不一样吗?”此刻的黑羽快斗还存有侥幸心理——没准真的是这个世界出问题了,上天脑抽也不会偏偏抽到我。

“嗯……变得更欠扁了?外貌上好像没有什么大区别……”

上天:就抽你。

黑羽快斗哭得哼唧哼唧要擤鼻涕。

“所以说你到底怎么了?说出来没准我还可以大发慈悲来帮助你。”

“我说了之后你不可以笑。”

……

“噗嗤。”

“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不可以笑来着。”

“啊抱歉抱歉没忍住。所以你现在看东西都是和你预告函上的同一个类型?”

“……不确定,但好像是仅限于人。”快斗到窗边悄悄往外瞄了一眼——来来往往的都是几何体,但其他比如说猫之类还是保持原样。

“对,仅限于人。”

尽管快斗用很严肃的语气说话侦探先生还是憋笑憋得嘴旁边的肌肉开始抽筋。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话说你一个高中生都可以变成小学生既然这种事情都可以发生为什么还不信我?”

“信信信,我信我信——不过你拿纸和笔干什么?”

新一疑惑地看着眼前目光炯炯的黑羽快斗,突然有种即将发生大事的预感。

“我来把你的样子画出来,让你感受一下。”

新一对快斗的画技表示很怀疑。不,是非常怀疑。

“不要担心,怪盗基德的能力是无穷的,我可是能够轻易复制路线图的人,现在只是把我看到的复制下来罢了。”

快斗带着迷之自信的微笑开始动笔。新一突然有种要把自己托付出去的恐惧感。

黑羽看到拿着自己作品的新一的手在微微地颤抖。啊是吧是吧一定是被我高超的画技惊艳到了吧✧*。٩(ˊωˋ*)و✧*。

“黑羽快斗……”

“嗯新一怎么了?”

“……我来帮你换衣服吧……”

说出这句话的工藤霎时间被自己感动到了。大名鼎鼎的工藤新一不嫌弃自己的宿敌是个智障非但没有报警抓他也没有在他画完之后把他胖揍一顿,反而亲自帮他换衣服。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可以以高票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虽然全票也不是没有可能——工藤式自信.jpg),他现在已经感觉到后背急不可耐要展出的小翅膀。

“……新一?”黑羽快斗现在一脸懵逼地看着新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好的。”新一马上就换了一副表情,那种“你就放心地交给我吧绝对没问题”的可怕表情,意外地深情。

这次轮到黑羽快斗有种要把自己托付出去的恐惧感。                               

“我说你连自己脱衣服都不能脱?”

“……嗯。”

多半是废了。

工藤新一叹了一口气。

“你别动啊,老实点。”

快斗就感觉到那小小的手掌在解开自己的外衣扣子,指尖偶尔触碰到自己的身体仿佛有电流经过,痒痒的。黑羽快斗很小心很快速地往下看了一眼。

什么指尖,是小黑线

小黑线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上天邪魅一笑.jpg

黑羽快斗现在麻木了。

【系统消息】【您的好友 禁欲系黑羽快斗 已上线】

新一脱别人衣服的熟练程度是让快斗比较惊讶的,不一会儿就把上身扒得一丝不剩。

快斗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球打开了衣柜的门。

“右边数第三件。”为了防止新一挑出什么自己以前买的奇怪品味(终于承认)的衣服,快斗用最快速的语言说道。

新一以最快速的手速拿了左边第三件——是一件印着Q版小金毛的T恤衫。

对他应该是没听见没听见。

“右边数第三件,谢谢。”

新一拿着小金毛的衣服缓缓走过来。

黑羽快斗闷闷不乐.jpg

当黑羽快斗成功套上小金毛T恤新一退后看看效果的时候,世界突然安静。

“……”

“裤子你自己换吧。”“裤子我自己换可以的!”几乎是同时冲出口。

“……嗯。”新一打开门出去等待。                                                             

——同样是男的我为什么要躲?

这个问题在两个人心里同时浮现。起初他们并没有在意,后来当这个问题撕开包装露出内幕时侦探和怪盗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是后话,现在暂且不提。

“新一我换好啦!”

“……穿反了。”

“……”关门声。

“新一我又换好啦!”

侦探的话被一阵铃声塞回嘴里。

【来电显示:兰】

TBC.

感谢阅读!!欢迎捉虫!!(◦˙▽˙◦)

【快新】当世界变得不可爱

*强毒

*ooc预警

*起名废orz标题和文章不相符系列

*放飞自我系列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系列

*前方高能预警系列

*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请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Chapter 1

怪盗基德在警察面前嚣张了那么久最后倒在了一面镜子前。

如果上天肯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洗心革面,不会再去偷看女同学的胖次,(宝石还是要偷的毕竟是大事业)但是不会去遛警察遛到嗨起,并且保证会及时归还(上次累着了睡很久真的是个失误),不会每次在睡觉前都对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施加毫不掩饰的赞美,昨天也不会因为太累从而直接就着身上的怪盗衣服沉沉睡去玷污了圣洁的床铺。

老天爷,我在很认真的忏悔了啊。

所以可以告诉我镜子里的自己为什么和预告函上画的一模一样?

真·怪盗基德。

除了头一模一样,身子为什么变成了圆柱体??哦很细心地把衣服样式画上去了呢。还有那几根线是怎么回事?是手臂和腿吗?我是魔术师靠手吃饭的好歹把手指给分出来吧?

满足你。

靠手吃饭的魔术师看着眼前两根细细的黑线的顶端又分出来的五根小细线叹气。还很贴心的给我加上了手套啊,老天爷真是谢谢您了。

……摘下帽子会不会好一点?

……还是戴上吧。

不过还好不是平面图形呢。 

听见轻微的敲门声,敲门的似乎是个小孩子。

……

“……你又被扔了啊。”

“……闭嘴。”

黑羽快斗在那个倒霉的早晨偶然发现了和自己相同型号的一个黑着球(划掉)脸的几何体组合。凭借眼前所看到的一个球(球上有乱毛和可怕的眼镜……对了还有那一排基德同款牙齿)和以往的经验,这个人应该就是那个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缩水版。

从侦探嘴里套出被扔出来是因为在和兰去游乐园的时候猛然想起药效快到了于是在卫生间蹲了一会儿后换上随身准备的柯南的衣服再跑出去。

“小兰姐姐!”

“哎,柯南怎么在这里?”

“新一哥哥跟我说突然有个案子他需要去办所以先走了,让小兰姐姐回去,不用等他了。”

“又是案子啊……新一这个推理狂……”

“那小兰姐姐我先走了!”

“……”气压骤然降低。

柯南就慌忙跑到了阿笠博士家,赶紧敲门(不去工藤宅是因为怕兰找上门来这一点智商爆表的名侦探还是很及时地想到了括弧笑)。

开门的是灰原,他忽视了那种鄙夷的目光直接奔进房间。

“啊这次没有注意到有效时间,差点就被发现了。”

“怪谁啊。”

“……让我待在这里吧,我没有地方去了。”

“嗯。”在灰原开口说嗯的时候工藤被吓了一跳,“我去给你找衣服,整理一下东西。”她嘴角带着谜一样的微笑。

“不用啦灰原这么客气……”

然后侦探被扔出来了,带着一箱行李。

懵逼.jpg

永远不要相信灰原笑着时候说的话。

当年,被灰原无情抛弃的工藤如是想。

黑羽同学很不客气地笑了一下,然后就被眼前那个和自己同款的球盯了。

“……你不去换身衣服?这么嚣张?”

所以你要我怎么换啊带着五根小细线(不一共是十根)?我现在看都不想看自己的手你让我去换衣服??把衣服往圆柱体上套??我实在是没办法想象后面的惨状不好意思??

“……那个,新一……”

“干嘛?”

“……你可不可以……帮我换一下衣服?”

工藤式恶寒.jpg

此后就算在阿笠博士家仓库栖息也不要再踏进黑羽家的门。

那年,被黑羽请求帮助换衣服的侦探如是想。

TBC.

谢谢你们的阅读!!(◦˙▽˙◦)欢迎捉虫!!